8 十月

7年2555天,这对夫妻打造的1200亩生态农场,吸引了无数“帮手”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田园梦。


我们从田间乡野聚集,用钢筋水泥覆盖土地,建造出高楼大厦,城市越来越宏大、越来越先进,越来越拥挤、越来越雷同。于是,又开始怀念乡间的自由,看四季分明、花开花落,走在田野,风在身边、草在眼前。


然而,心中再向往,真正能做到回归田园的人,好像还真没有几个。


今天,有机农业者推荐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对农民夫妇,用7年时间向我们展示了从城市回归农场的可能。



最大的小小农场
The Biggest Little Farm
2019.5.10



主人公约翰和莫莉夫妇,开始就是生活在城市中的租房一族。
二人曾经也都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约翰是一名摄像师,专门拍摄野生动物;莫莉则是个私家厨师和美食博主。

2011年,约翰John和莫莉Molly突然一起辞掉了工作。



二人的生活原本异常平静,可房东的一纸警告却突然将这一切彻底打碎了。

原来问题出在了约翰和莫莉领养的一条狗狗(托德)身上。
每天夜晚狂吠不止的托德,已经严重影响到密集居住的城市邻居。

所以房东不得不下达了逐客令,约翰和被勒令30天之内搬离住所。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之时,一个想法让他们看到希望。


这个想法也一直是莫莉的梦想——开一个农场。




但莫莉想开的这个农场有些非比寻常。
这个农场里,不仅要有动物,还要有果园和花园,而且要品种多样——鸡鸭鹅牛羊狗猫猪,桃树杏树苹果树油桃樱桃番石榴……



当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亲戚朋友时,得到的反馈只有嘲笑。


因为这个农场“太梦幻”、“太童话”,只可能在儿童图画书里才有,现实中不可能出现。



大多人可能就此放弃,但不甘于现实的约翰和莫莉却认真地起草了“商业计划书”。
他们终于拥有了一块占地1200亩(80万平方米,约112个足球场)的农场——杏花巷农场(Apricot Lane Farm)。

但当他们来到这里,想象和现实的巨大差别,让他们惊呆了!
这里根本就不是个农场,而是一片巨大的荒地。



不仅如此,农场周围也是一片荒芜。


隔壁日产200万枚鸡蛋的场舍早已废弃。另一边全是散乱的蜂箱,蜂箱里的蜜蜂早就全部死掉。




最可怕的还不是邻居们的纷纷逃离,而是他们选择放弃的原因——这片土地已经毫无生机。



农药杀死了害虫,也杀死了土壤里的生命,雨水将暴露的土壤冲走,只留下死寂又坚硬的泥土。


一铁锹下去,都铲不过3厘米。




可是,约翰和莫莉并不打算放弃。他们想让这块土地重新绽放生机。


幸运的是,约翰莉夫妇不仅在网上招募到了开荒志愿者,还得到了一位农业专家艾伦的相助。



艾伦要让这片贫瘠的土地起死回生,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关键的就是“复活”土壤。


约翰和莫莉按照艾伦的指导打造了一个非常高级和先进的大型粪便收集室。

他们要在这里堆肥,制造出天然的土壤肥料。



接着他们浇灌了土地,洒下鱼苗,种植树木。
有了微生物和鲜活的生命,这个死气沉沉的农场这才有了点生气。


但这时,刚刚过去6个月,他们就已经用完了一整年的预算。


很快,他们就意识到,单一种植,极易造成土地的固化贫瘠,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所以约翰和莉就想到,自然界中的生态平衡不就恰好可以运用在自己的农场中吗?

于是这片曾经的荒地上,便出现了一群异常丰富的物种群体。


在动物方面,他们找来了鸡鸭牛羊猪马兔,甚至通过拍卖搞来了公牛。




在植物方面,他们开辟了果园和花园,而每个院子里都有多种植物。


桃树,杏树,葡萄树,油桃树,石榴树……



一般来说,一块农场种植三四种果树就已经很多了,而约翰和莫莉的农场里光核果类果树就超过75种。


当他们基本完工,整个农场已经有了超过200种动植物。

原本荒芜的农场终于焕发了生机,草地里有羊,池塘中有鸭,小树上有鸟,花丛间有蝶。


而更让他们惊喜的是,隔壁早已绝迹的蜜蜂循着花香也飞了回来。


除此之外,他们还吸引来了一些不速之客,甚至还有许多珍稀的野生动物。



而这个农场也为约翰和带来了一段异常幸福的日子
莉会意外发现新奇而巨大的蛋中蛋。

约翰会亲手为一胎怀了14只猪的艾玛接生。

还有约翰和的爱情结晶,也在此时降生。

同时,鸡蛋、蜂蜜、果蔬的售卖也很是火爆
这些新奇的农家作物,比如花纹各异的土鸡蛋,还有零农药污染的各类果蔬,一上架便瞬间售罄。


然而好景不长,欣欣向荣的农场迅速出现问题。


为了巩固土壤种植的植被疯狂地生长,已经严重影响果树。



约翰和莫莉设想的农场里绝不会出现任何农药,更别说除草剂,但这也让他们挠破了头。


而规划好一切的艾伦丝毫不慌,他只说了两个字:放羊!



看见满园茂盛的杂草,这群羊可是撒了欢,它们的除草效率是人工的好几倍。


更出乎意料的是,羊儿们边嗨边拉羊屎蛋,而它们的粪便恰恰成为果树天然的肥料。



植被乱生的问题被完美地解决,但夫妻两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农场的专家艾伦就忽然毫无征兆地谢场。


第二年,艾伦因为癌症,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整个杏花巷农场仿佛失去了靠山。


而对于约翰和莫莉,他们还没能完全理解艾伦的构想。


比如艾伦说过,当所有动植物的需求达到平衡,如此复杂的生态系统最终会化繁为简,它将自我调节,自我运作,而你们也将不再是孤军奋战。


但到了第三年,夫妻两人看到的,却是更加棘手的问题。



禽类吸引来了野狼,有时它们一天就能杀掉30只鸡或鸭子。


约翰和莫莉不设陷阱,不用毒药,更不用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禽类越来越少。



成熟的水果吸引来了各种鸟类,这造成他们损失掉70%的产量。


果园的工人都说:这果园完全就是在喂鸟。


果园里蜗牛泛滥,它们啃食树叶,侵蚀树皮,果树大幅减产,而菜叶上还有数不清的蚜虫。


因为不用农药,约翰和莫莉只能高价雇人手动清理。


土地里,地鼠大量繁殖,打的满地是洞,而且它们还在地下啃食树根。


约翰雇了3个人专门抓地鼠,他们一个月能抓900只,但他们3个人一年的人工成本就高达10万美元。

第三年和第四年他们几乎绝望,约翰开始怀疑他们是否正走向一个不可挽回的深渊。



更糟糕的是第五年,这一年加利福尼亚州迎来大规模降水。


泛滥的雨水引发浩劫,再次将珍贵的表层土壤带走,这里的水土流失更加严重。
但约翰和莫莉的杏花巷农场却是例外。



正是因为他们种植了多种多样的树木,再加上他们特意种下的烦人的杂草植被,使得农场的土壤像牢固的海绵。


富含养分的土壤不但没有被冲走,反而蓄下了1亿加仑的地下水。



雨水过后,农场似乎焕然一新,更加生机勃勃。


约翰也终于开始理解艾伦所说的“生命之网”。



约翰开始回想艾伦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


他也开始停下脚步,观察农场,试图去理解大自然的运作。



羊吃草,鸭子吃蜗牛。


约翰把鸭子放进果园,仅一个季度,它们就消灭掉9万只蜗牛。


和羊一样,鸭子顺道拉出的屎,成为果树的养料。



接着,约翰把养的狗子放进了羊群,野狼不再放肆。
禽类的伤亡数量大幅减少。



而菜地里,菜叶里的蚜虫吸引来了七星瓢虫,它们天生就是捕杀蚜虫的好手。


蚜虫越多,瓢虫也越多,最终,它们达到一个奇妙的平衡。



被水果养肥的鸟群吸引来了猎鹰,它们抓起鸟来轻而易举。


讨厌的地鼠引来了猫头鹰,80多只猫头鹰就猎杀掉约1万5千只地鼠。


而且,地面上,蛇、獾、鼬甚至野狼也加入了捕杀地鼠的行列。
约翰从未想到有一天他会觉得野狼数量太少。
至于被天敌压制的地鼠,它们松动土壤,为土壤注入空气的益处也和它们带来的危害平衡。



约翰终于明白,艾伦曾经说过的“你们将不再会是孤军奋战”。


他也终于领悟了“自然”处理问题的方式。



土壤养活了树木,树木养活了昆虫,昆虫成为鸡鸭的食物,鸡鸭的粪便又营养了土壤……

生命和能量在这个过程中循环往复。


这一切都像莫莉曾经“幻想”的那样美好。


但事实上,接近杏花巷农场这样的生态农场在全球农业中占的比例不到1%。


这种“生态农业”目前尚未成熟,它的成本往往比传统农业要高出30%。


但相应的,它所产出的果蔬更加有机健康,价格也更贵,而这种农业对自然环境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


图片来自杏花巷农场Facebook


图片来自杏花巷农场官方Twitter


从现实到梦想,从封闭冰冷的办公室到开放温暖的农场,约翰和莫莉终于活在了让人羡慕的童话世界里。
世界各地的人们慕名而来,只为欣赏一番天然和煦的景象。
图片来自官方Twitter

约翰和莫莉在接受采访时,有人问道,现在再看当初的坚持,有什么感想?
图片来自官方Facebook


莫莉说:虽然这7年的2500多天里,我们遇到很多困难,吃了很多苦,但每一天我都过得非常开心。


因为这样的生活,每一天都有意义。


是呀,想想一片荒瘠的土地,也能变成富饶的农场。


还有什么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呢?